首页 / 商业 / 正文

大城市的生活每况愈下,人们试图勉强度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4-06-15 22:23  浏览次数:0 来源:本站编辑    

千禧一代正引领着从首都城市向边远地区的迁移,这一趋势延续了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开始的限制措施,并受到高昂的住房和生活成本的推动。

但是,逃离这个尘土飞扬、肮脏城市的恶臭空气的人们并没有走远,他们涌向附近的五个最受欢迎的目的地。

受够了昂贵的房租和长途通勤的人们继续离开悉尼,在截至3月底的12个月里,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搬到了地区中心。

澳大利亚地区研究所(Regional Australia Institute)首席执行官利兹•里奇(Liz Ritchie)表示,人口从各州首府外流不再是疫情的“古怪现象”,而是一种持续的社会转变。

免费获取明天的新闻

为好奇的澳大利亚人提供政治、商业、文化和观点方面的新闻。

读到现在

她说:“人们正在用脚投票,并非常有意识地决定住在澳大利亚的偏远地区。”

“随着高房价和生活成本压力的冲击,许多人意识到,这些地区可以提供他们想要的生活方式和他们想要的工作,而不存在大城市的问题。”

昆士兰州的阳光海岸仍然是离开首府城市的人们最喜欢的目的地,但再往南,黄金海岸被证明特别受千禧一代的欢迎。

两者距离布里斯班都在150公里以内,而其他理想的目的地也离最近的首府很近,悉尼北部的麦夸里湖是另一个受欢迎的选择。

距墨尔本不到100公里的大吉朗和摩尔布尔也进入了最受欢迎的前五名。

但里奇表示,人们想要的亲密程度是有限度的。

她说:“居住在大城市郊区‘通勤带’的人,在搬到那里的几年内就会搬迁。”

该研究所的地区推动者指数使用联邦银行的数据来确定地区的增长趋势和基础设施投资计划。

悉尼保持了第一的位置,流失的居民比其他任何首府都多,但其流出率从2023年3月的89%降至67%,而新南威尔士州地区的流入率从23%降至39%。

新南威尔士州规划部部长保罗•斯库利周四表示,悉尼需要建造更多的住房,以遏制年轻人和家庭的大量涌入,这将使悉尼失去活力。

他说:“在过去几年里,30至40岁的关键年龄段人口离开的速度是他们进入的速度的两倍。”

政府已宣布修改规划法,旨在增加内城和东郊的填充开发,而不是继续在悉尼庞大的西部边缘增加街道,以期在五年内交付37.7万套新房。

声明:本站信息均由用户注册后自行发布,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即做删除处理。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皖ICP备2024040378号